向日葵

[肖像]

是刀!刀!刀!

本人画画写文都垃圾到疯。

但没有粮只能自割大腿肉。

成品很渣,但我写的很爽。

内容粗糙,剧情老套。

新人上手请多指教

严重coo

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对不起,我终究是忘了你的样子。







   一张还没有完全干透的油彩画轻轻靠在画架上。那是一张肖像。

   只是画出的肖像没有脸。

   画室里安静的要死。

   一个消瘦光着脚的橙发男生站在画前静静端详着。用手轻拂着画,也不管还没有干透的颜料弄脏了手。

   他突然跑了出去。

   也是在转身的一刻,一滴泪珠落到了画上,凝固了。

  











   菠萝吹雪,那张肖像里的男生。

   橙留香,在画室里哭泣的男生。

  













   他们是恋人。

   只是他们对彼此说“我爱你”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每天他们都能感受到对方无尽的爱。

   他们也是欢喜冤家。

   但他们从不吵架。

   他们从不会触碰对方的底线。

   他们从不拿让对方难堪的事开玩笑。

   他们很爱对方,虽然不说,但他们能感受到。

   他们的家人不反对他们交往。










   夏天的阳光格外刺眼呢。

   橙留香和菠萝吹雪都是美术生。在大学里认识的。

   他们喜欢画画,尤其是画对方的样子。那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

   稻香顺着涓涓细流飘到十里之外。金黄的稻谷里藏着两个不安分的少年,也不知道什么事那么好笑,其中一个紫发少年好像快要笑断气。

   “香香~!你真好看!你别动,唉,你转过去就看不到了!”

   菠萝吹雪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啊。橙留香心里想

   “你,你死开啦!”

    橙留香红着脸胡乱地转过身去,又恶狠狠的骂着。

   “香香你无情啊!你就这样对你的夫君吗!呜呜呜呜......”

   菠萝吹雪依旧是死皮赖脸地调戏着橙留香,他最喜欢看他因害羞而慌张的样子了,他觉得他那样子很可爱。

   “你很讨厌哎!你、你才不是我夫君,你愿意看就、就看呗。”

   橙留香对于菠萝吹雪的死皮赖脸和撒娇最是苦手,没有任何反驳能力,只能从他去了。

   但菠萝吹雪并没有打算方过他,放下手里的画笔,一手托着下巴,盯着橙留香看,盯的他心里发毛。橙留香刚要开口问他干嘛老是盯着自己,却被菠萝吹雪抢先了一步。

   “香香你画什么呢?”

   橙留香一惊,下意识把画往边上歪了歪。

   “哈?!你真无聊,我当然是在画稻谷跟河流啊。”

   他的小动作菠萝吹雪全看在眼里,菠萝吹雪轻轻一笑,带着几分委屈说道

   “这样嘛,我还以为香香你会画我呢,我可是在画香香哦,那些稻谷河流什么的,早就画烦了,可香香怎么都画不烦呢!画多少都没够。”

   橙留香被菠萝吹雪这么一逗脑子死机了。菠萝吹雪是很不要脸,但这也太不知羞了吧!橙留香心想。

   菠萝吹雪趁他呆滞的时间,快速看了眼他的画。

   他也愣了,映入眼帘的竟是自己笑着调戏橙留香的大头肖像。

   这时候橙留香刚刚回过神来,心里一惊,转头就看见菠萝吹雪在他身后傻笑着,画什么的,完全暴露了。

   “唉?!香香不也是在画我吗!”

   橙留香脸暴红,拿起画板追着他打,边打边骂。

   菠萝吹雪笑着跑,越笑声越大。

   殊不知菠萝吹雪的耳尖却红了。


   少年清脆爽朗的笑声随风传到十里之外。夜,覆盖了两个少年的身影,月光,照亮了少年回家的路。

  






  

   菠萝吹雪特别喜欢粘着橙留香,一天不见心里就难受。

   其实他们才交往三个月。

  


聊天记录


              榆木脑袋


               20:40


香香在嘛?


                            怎么了?


明天跟我去约会好不好?

我想你啦!

  

          咦?唉!不是前天才见过吗?

             那,那明天去哪里啊?


香香同意了吗?!

明天早上9点在家门口等我

我去接你!


                          好,好的。

                      路上注意安全。

  


               ......



   某人兴奋的一晚没睡好。






 


   少年从睡梦中醒来,揉揉睡眼,摸索着拿起手机,费力地睁开眼晴,看了看时间。确认了没有误点才慢悠悠地坐起来,胡乱地穿上衣服。又晃晃悠悠地走去厕所间洗漱。


   “好的好的马上来了。”

   橙留香挂掉电话,锁好门,快速跑向楼下。置于为什么不坐电梯,可能是太着急了,不想等电梯了。

   橙留香刚到楼下就被菠萝吹雪抱个满怀。

   “香香你好慢啊。”

   “你,你松开我,我热。还有,明明是你来太早了吧。”

   橙留香挣扎着。

   菠萝吹雪松开他,带着几分委屈道

   “我不是太想你了嘛。”

   橙留香红着脸甩开他的手,快步朝前走去。

   “好了好了快走吧你个笨蛋。”





   街上两人红着脸笨拙的牵着手走着。







   “姐姐,来两个草莓的!”

   “好的好的。”

   “谢谢姐姐!”

   菠萝吹雪朝卖冰淇淋的小姐姐做了个wink。快速跑到橙留香面前递给他一个。


(小姐姐:“吼吼吼刚刚一个好帅的小哥哥朝我笑了!啊我死了!

橙留香:“不好意思小姐姐,他有恋人啦!

菠萝吹雪:“香香是吃醋了吗?!”

橙留香:“哼(ˉ(∞)ˉ)唧,没有!”

小姐姐:“不好意思打扰了。)


   吹雪带着他去了庙会。

   “香香你快点跟上我,去那边看看去快点!”

   “哎香香你看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逗。”

   “香香你吃糖炒栗子吗?我去买。”

   橙留香有点招架不住菠萝吹雪过度的热情,但他并不讨厌这样。

   “香香你看,有小狗哎,好可爱!”

   菠萝吹雪看到庙会上竟有卖狗子的,执意要去看着。不得不说,真的好可爱。

   但他看见菠萝吹雪和狗子玩的那么好,气不打一处来。菠萝吹雪总是喜欢盯着他看,可现在他只顾看狗子而忽略了橙留香。菠萝吹雪不死乞白赖的盯着橙留香,让他有点很不习惯,他感到很失落。他好像有点吃醋了?

   不不不不可能,我怎么会吃狗子的醋呢?他想。

   可是现实总是诚实的残忍。

   橙留香鼓起腮帮子一把拉住菠萝吹雪朝别处跑去。

   菠萝吹雪被这动作一惊,慌忙问道

   “哎香香,怎么了?!”

   橙留香停下来,转过身去,抬起头看着一脸疑惑的菠萝吹雪,鼓起勇气红着脸说:“我,我不允许你再看其他人包括动物,只许看我一个人。”

   菠萝吹雪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自己的恋人是吃醋了。不过一向傲娇的橙留香头次这么诚实的说出了想法,也是让菠萝吹雪吃了一惊。

   菠萝吹雪突然笑了出来。

   笑的如沐春风。

   他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

   “我的目光,注视着的,只有你,我亲爱的橙留香。”

   橙留香也笑了。

   笑的可可爱爱。



  



   “香香明天学校见呐,早点休息哦!晚安!”

   “嗯,吹雪也早点睡呦!”

   夜晚,他们都做了个好梦。









   早上的阳光柔和的洒在树上,透过繁密,斑斑点点的铺盖在小路上。又是两个少年相遇的时候。

   “橙留香我在这里!”

   “啊,吹雪你来的好早哇!”

   “为了跟你多待一会儿啊!”

   “你、你瞎说什么呢!”

   不愧是菠萝吹雪,又让咱们橙留香害羞了。


(菠萝吹雪:“谁的?”

我:“你的你的你的。”我怂)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画板上,菠萝吹雪眼中有橙留香,有他好看的身影,让菠萝吹雪着迷的身影。心思什么的,早就不在课上了。

   “菠萝吹雪!你来回答!”

   紫发少年回过神来,站起来

   “呃,如果以橙留香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菠萝吹雪,你不认真听讲老盯着橙留香干嘛?罚你站着看他一节课!”

   菠萝吹雪到是没有一点不愉快,嘻滋滋地盯了橙留香一节课,到是把橙留香脸盯红了。下了课橙留香一个劲儿骂菠萝吹雪笨蛋。

   时光,就像定格了一般。














   我好喜欢你。

   我对橙留香的感情,可能超过了喜欢。我爱他。

   菠萝吹雪默念。

   窗外雪下的很大。已经1月份了,和他交往已经快三年了,他们也快毕业了。还有6个月左右。

   他觉得他们是时候结婚了。

  


   他想在大学毕业那天向他求婚。




   雪花飘扬落下,堆积如小山丘。











   又到七月

   他终于等到毕业那天了。

   是蝉鸣的夏季。

   彩色礼带飘落一地,是的,他们毕业了。他们以笑脸来掩饰心中不舍的难过。毕业照上,他们笑的格外灿烂。

   毕业快乐!

   他们喊道。







   晚上,菠萝吹雪和橙留香没去吃散伙饭,坐在吹雪家阳台上。是菠萝吹雪把他约过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怎么开口啊!靠,心跳好快!快停下,要冷静,冷静!

   虽说菠萝吹雪要求婚说的容易,但做起来却难到疯。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深吸了两口气,清了清嗓子,转过身去,看着橙留香开口道:“咳咳,My Dear 橙留香,I'm glad to share this beautiful moonlight with you.”

   菠萝吹雪用平时一副贼兮兮又有点紧张的样子说。

   “。。好痛啊你个笨蛋,好好说话不会吗?”

   橙留香被他的样子逗的哭笑不得。

   “你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明明你上午......”

   “橙留香?”

   菠萝吹雪双手握成拳头,小心翼翼地说,像是犯了什么错。

   “怎么了?”

   橙留香睁大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盯着菠萝吹雪。

   菠萝吹雪轻叹一口气,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犹犹豫豫的开口轻道

   “橙留香,请你跟我结婚!”

   橙留香瞳孔突然缩小,眼眶里竟蓄满了泪水。晶莹的泪珠成串的顺着眼角流下来。他一把抱住菠萝吹雪。

   “好,呜呜呜呜,我答应了呜呜。”

   橙留香把头埋在菠萝吹雪勃脊间,含糊不清地说。

   菠萝吹雪松了一口气,他笑着给眼前喜极而泣,趴在自己勃脊的爱人顺了顺炸起的毛。松开他,从口袋里拿出两枚戒指。他为橙留香带上刻有他名字的戒指,又把那枚刻有橙留香的戒指塞到橙留香手里,伸出手,冲他一笑。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夫君带上戒指。”

   橙留香回过神来,红着脸给他带上戒指。

   “香香~,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菠萝吹雪猛的抱住橙留香,让他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又回抱过去,在菠萝吹雪耳边小声喃喃

   “嗯,你的人,谁也抢不走。”

   菠萝吹雪突然拉着他往屋里跑。

   “有惊喜哦!”

   菠萝吹雪说。

   橙留香充满好奇地打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各种各样镶在框架里的画,而且画的全是橙留香。

   他被惊到了。

   “哇---!菠萝吹雪,你这,这都画了多长时间啊。真是个汉痴!”

   橙留香跑上前去,像爱护如珍宝般轻轻摸着,可嘴里也不忘损菠萝吹雪几句。

   菠萝吹雪到是一点儿也不害臊,还故意逗他

   “也就只对你一个人痴迷。”

   橙留香笑而不语。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幸福。




(天:“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黑夜里,两个少年相互拥抱着。




   隔天,他们就去民政局领证了。


  


   他们结婚了,他们结婚了。

   他们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你们肯定都知道了。就是每天菠萝吹雪和橙留香的甜腻生活。













(不想虐的下面千万别看




















   但生活也不是常如人意,也许是上天太忌妒这对互相深爱的夫夫,非要拆散他们。

   这听起来很难受吧?

   但事实的确是这样。





   冰冷的房间里躺着一个男人,是重危病房。

   冰冷的墙壁,冰冷的床铺,冰冷的玻璃,冰冷的空气,男人冰冷的手和他冰冷的心。全是冰冷的。

   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吊瓶,纯白的被单,纯白的病号服,男人惨白的脸和他有些苍白的头发。全是白色的。





   床上的男人是菠萝吹雪。





 

   今年是他们结婚第十二年。

   两年前他查出是胃癌晚期。

   他没有告诉橙留香。

   他已经在医院住了快两个月了。

   橙留香每天陪在他身旁。

   医生告诉他,他可能撑不过今天了。






   “橙留香,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了。请原谅我瞒着你,我不想让你为我整天提心吊胆的难过,我希望你能快乐。”

   橙留香眼神暗淡了下来。这些天他太过于操心,以置于长出了几丝白发。

   他放下毛巾,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

   “可是,你说过有任何事都要一起面对的。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

   橙留香红了眼眶,他委屈地说。

   没错,菠萝吹雪的确对他说过。

   我要保护你一辈子,不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

   菠萝吹雪这么说了,橙留香也就傻傻的听了。

   “对不起,橙留香,我恐怕不能再保护你了。”

   菠萝吹雪觉得自己很浑蛋,他没有办法完成自己的诺言。

   可两年前查出这个病的时候,就已经没办法治好了。医生告诉他,最多还有两年。他不想让这剩下的两年里让橙留香为自己难过。他爱他,不忍心看他伤心。

   菠萝吹雪拉住橙留香手哽咽了几下。

   “橙留香,我不在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生活......”

   “我不要呜呜呜呜,我只要你好好的,呜呜呜呜我不能没有你呜呜呜呜!”

   橙留香打断了菠萝吹雪的话,泪水夺眶而出,摇着头乱喊着。

   “香香,别哭了,我心疼,咳咳咳咳。”

   “吹雪,吹雪你怎么了呜呜呜呜。”

   他快不行了,他心里很清楚。他的咳嗽声让橙留香乱了阵脚,慌慌张张的问他怎么了。

   “橙留香,我所有的话都写在信里了...信在书架...第二层的第四本书里。”

   “不,不可以,不可以,吹雪你撑往我去找医生。”

   橙留香彻彻底底崩了,刚要转身去找医生就被他拉住了。

   “不用了,已经不行...了,乖...听、听我说。”

   橙留香抑制住哭声,听他说。

   “我爱你,所以,已、已经...没有关系了。”

   橙留香愣了,那是菠萝吹雪第一次说爱他。其实他知道菠萝吹雪虽然是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平时沾花惹草,但却是很难动容真情的人。

   “我也爱你。”

   橙留香回答。

   菠萝吹雪笑了。

   笑的如沐春风。

   “滴---”

   他的眼睛慢慢合上,手从橙留香的手中滑落下来。

   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他的情绪也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过了二秒左右吧,他开始跪在地上狂哭。整个楼道里冷冷清清,他的哭声传遍了整条道。

   “我爱你啊吹雪,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橙留香再也不想来医院了。













   他找出了那封信,犹犹豫豫了好长时间,最终也没有勇气去看。

   他把信放在了书桌上。












   几日后,家里人把菠萝吹雪下葬了。

   他的葬礼,橙留香去了。

  








   他的墓上,他没有哭。

   只是跪在墓前,小声喃喃着什么。

   月,升到高空中,幽静的光芒散到他的墓碑上,荆棘密布的另一端,又会藏着什么?乌鸦落到枯树枝头上,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他突然站了起来。

   “既然你想消失,那就从我的世界彻彻底底的消失吧。”

   他在生气,他觉得自己可以和他一起承受,但他不告诉自己,瞒着自己,他好难过,也好生气。




   但是他一时的冲动造成了更大的麻烦。





   他跑回家,把有关他的照片全都毁了,包括橙留香给他画的肖像。










   屋里一片狼藉,凌乱的衣服,被撕破的画和照片,被碰掉而打碎的杯子。

   他收拾好屋子,准备出去走走。








   现在是夜晚十点多。

   路上行人稀少。

   街道像一条波如静的河流,蜿蜒在茂密的树影中,树叶因些许细风沙沙作响。

   一个失魂的男人走在漆黑的路上。

  





   他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







   “嘭---”

   






   开车的男子下车看到一个男人躺在血泊中,脸血苍白。

   他撞了人,他被吓傻了。

   “喂是医院吗,这里有人......”

   他被送去了医院。









   这里是病房吗。

   橙留香醒来的第一反应。

   “哎!橙留香你醒!你可吓坏我了,菠萝吹雪他已经走了,事以至此,又何苦再去折磨自己呢?再说他也不愿意看见你这样。还好你抢救及时......”

   说话的人是陆小果,橙留香很铁的哥们,也是这医院里的医生。

   橙留香盯着他。等他说完,才缓缓开口:“你,在说什么?我是谁?”

   陆小果愣了一下。

   “你,你是橙留香啊!橙,橙留香,你不记得了吗?”

   橙留香两眼无神,半酲半昏的摇了摇头。

  




   他失忆了。

   陆小果说的。

   医生不会判断错。










   他在医院休养了一段时间,被陆小果送了回去。







   橙留香目光呆滞的在房间里转了转。

   走到床边上,蹲下身,盯着床头上的一句另他疑惑的文字。

  


   “橙留香喜欢菠萝吹雪。”




   这是他刚结婚过了几天写的。






   他缓缓站起来,转过身去,低着头,对陆小果问道

   “菠萝吹雪是谁?”

   “他......是你的恋人,结婚十二年了。”

   陆小果心情很复杂,他觉得他们两个太惨了,虽然过往很幸福。

   真是开始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惨。

   他想。

   橙留香忽然一瞬间,好像想起了他和他的一些事。脑子快要炸开了。

   只是这些记忆就像走马灯似的,一恍而过,想抓也抓不住。

   半晌,他开口。

   “那他人呢。”

   橙留香两眼黑洞洞的,黯淡无光,声音颤抖的问,只是依旧低着头。

   “他,他......”

   陆小果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不敢说。

   橙留香忽然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好像目光里带着一种不耐烦和杀气的感觉,让人不住打冷颤。

   “他......他得胃癌,走了有几个星期了。”

   “带我去他墓前。”

   橙留香冷冷的说。看起来并不为恋人的离去感到伤心。





   也罢。

   跟失忆的人计较什么。







   陆小果带他去了。

 






   盯着他的墓碑,他可能想起了一些事。

   他开始哭泣。







   以后几个月里,陆小果都有时不时去看他,他的记忆,也回复的差不多了。





   他记起了菠萝吹雪,但却忘记了他的样子。

   他也想找他的照片,可是他把他的照片全毁了。

   他后悔。

   记忆就像泡泡一样,一个个的浮现在脑海中。






   但他终是记不起他的样子。








   他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找到了菠萝吹雪写的那封信。

   他看哭了。

   他更难过了。




   他什么都记起来了。

   可唯独忘记了他的脸。

   “对不起吹雪,对不起,我记不起你的脸了......”

   他喃喃。








  




   画室里,一个橙发男人,像十五年前那个青涩的大一少年一样,拿起画笔,描绘着他的样子。

   只是他还是记不起他的样子。

   橙留香思考半天,却只画了个勃脊跟衣服。

   他画不出他的样子。


   橙留香呆站在哪里。

   可能足足有一个钟头。

   他什么也没做。

   就是站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他用手轻拂过画,上面没干透的颜料糊了他一手。

   一滴泪落到画上,打湿了。

   他跑出去。










   橙留香哭累了,便坐他曾经跟他求婚的阳台上。

  








   对不起,我把你的样子忘记了。

   但是我没忘记,

   我爱你。






















PS: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我第一次发布就献给雪香了。虽然很烂但我写的超爽啊!!!!雪香是神仙CP我爱他们呜呜呜呜!

希望他们一直好好的!

  


我好想拥有评论